做一件好事

温瑞安:

潮高万里,此心依然
文:梁四

我们在风雨将临闷热罩城之际,自东向西出发前行。这次赴杭,第一个目标不是要见谁,而要避,避过那自太平洋赶来的“天鸽”。它在我们后头猛力的催迫,生怕我们一旦慢下来,这“天鸽”就把我们这次的活动与聚会,一扫赶去天涯,将滿心的期待变成闷心的无奈。
望着起飞航班的显示牌,全都是延误及取消,手机上的天气预报,港圳两地交替抢入警告,更显山雨欲来急不容缓。
年前一次自港返圳,遇上十号风球,眼前滿是物飞树倒的景像,但那次是在陆地路上赶回会合大哥,只要留意自身安全,终可抵址。而今我们在机场里,天外薰黑一片,大楼中人声鼎沸堆满候机人群,预警升级,表示翌早“天鸽”登陆华南沿岸,香港交通早上会全部停止。时间更呈紧迫,飞机不能启程,大哥与我们自鹏城出发的,如何能赶在大会前抵杭,四方弟子也将自各处汇于杭州。这一切将面临应变之考验,但过程之烦扰困惑是难以预计的。
在万般焦急的心情下,心里的负担在倍数加剧。大哥那句,人生是恒常的等待与忍耐。翻来复去在心,但心中默念这次忍耐已久可否不再等待!机场的广播不断,都是延误及取消航班。手机预警再次升级,“天鸽”威力强大,所有应急单位全面介备……
大哥在那时盯嘱,保持紧密与各方联系,随时作最坏的打算,取消行程话动,还得驱车迎风而返,在急风赶雨中折返“火星”。
在急若星火,起落无助之际,突然传来一段广播:请飞往杭州的旅客……马上登机。
翌日的早上,收到是各处的祝福,来汇合的报告,以及“天鸽”登陆的信息,广东遇上超百年一遇的潮浪,我们乘坐的航班是昨晚最后一班降落杭州的飞机。天鸽送行,巨侠起行,太刺激了。
中午,今天来汇合的几位侠友已到,与大哥会合,在聚面时互诉启程的惊险,终能相见喜不自禁。
在大队会集之前,为了让新来参与活动的年青人多加理解大哥的种种事跡,自当一一细说,有些他们耳闻,大部份不知原委,在交谈的过程中,道出大哥自孩童从南洋到台湾至香港,如何以一人之笔,书写千万字,以及后来到了内地,经历不同的起伏成败,傲然面对比小说还起落错愕的历变,自六十年代说起到今年的种种,交错述及岁月之间的步履。
及至后来在餐厅用膳,大家在述及聊起的内容,而引致大哥从而透露各自不同人仕事情之中背后不为众知的真貌与始末。新来的几位才知,大哥经历的几许风雨,比天鸽潮风,还幻变难测。回想大哥多年居留的几处,刚好都迎上当时当地的黄金岁月风华正茂,在浪高千尺潮湧万里的幻变世情里,原来在暗里推波助栏,正是身在异域的大哥,他年少的诗“邂逅”有句:把异域守成神州,五十年前的诗篇,原来早已预告了他的半生起伏。
五十多年前,在南洋小镇唱起那首:中华的荣光,正在滋长发皇,……
记得年前曾有传媒问过大哥,大哥办过很多文社,变迁颇多,“神州社”已不在,你不感慨吗?大哥指着心说,我的“神州社”一直在此!
神州子弟今安在
天下无人不识君
记得曾有位侠友说,大哥的书名不单独特且风格殊异,其实还透露了他的个性与原则。
从年少的剑试天下闯荡江湖破阵傲骨纵横,一怒拨剑此情可待成追击,请你动手晚一点梦中做梦……
大哥建的团队,从刚击道到自成一派……
人们常挂口中那句:不变初心。很多人在说,但真正贯彻不易的是大哥一人。大哥心中的“神州”,变是形式,此心仍旧。
回说杭州午后,新进的弟子在聆听大哥述及的事跡,光影交错,像曾经闪现过眼前。这脸容熟悉,这笑语不觉陌生。这天,大哥赠予几位来会的弟子名片与笔名,写着第十六代弟子…………
解恨、绛雪、思禅。
此年此地此时。

评论

热度(133)

  1. 夫人不吃鱼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linchan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前裂在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northbaylg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臧天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张景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弓喳吱太郎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