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件好事

温瑞安:

温派公告:我不玩这个(——针对温派三种人类而写)*更新版*

这个温派公告对其他人而言,不是很重要,也一点都不伟大,只是有点趣味性。什么趣味?那就是“改朝换代”的小趣味。
但是这个公告对某类人也很重要。什么重要性?就是已经加入温派或已成为温派(包括自成一派合作社、朋友工作室、神州社、天狼星诗社、甚至搠远到绿洲社和现在的温文传媒有限公司)的侠友、温迷和子弟们,对目前这公告所揭橥的改弦换辙的调度和调整修定的方向,还是应该有个了解和关注的:
温派,包括我旗下的公司,一直对(以我本人为首)看好及认为其表现良佳,有潛质、能干、具有才华的人材,将其刻意栽培、扶持,培养,甚至不惜花费我个人大量的精神、心力、物资和财力,去支持和扶助这些子弟,到我社来,为文化作点贡献,为文学尽点心力,为影艺娱乐发挥才干,以及为宏扬武侠文化精神尽点心力,不惜提供大量的资源,让他们“高薪厚禄”,来去自如,并从来不以合同合约、工作时序去绑定约束他们,而无论看戏娱乐、吃饭谈天,全都成为所谓工作的一部份,非但不設限制,有时作为社长的本人,还亲自带队请大伙们,遍游天下,结识豪杰,指导写作,授以人生道理,我是自得其乐,久而久之,大家也乐不思蜀,甚至,乐而忘本了:忘了自己是谁,甚至浑忘了自己是人类了。
是的。这种比较文人雅集类近的聚会和制度,我创办也历经半个世纪,其中既出了不少人材,也当然长江大河夹杂混土砂泥俱下,也出了不少小人和“叛徒”,不过,由于我公司近年来业务和名声都在突飞狂进中,特别在最近七年内,有三类温派子弟在这种氛围下不断呼啸而来,呼啸而去,比加勒比海盗还要器张狂暴,或者更浑忘了自己为何而来,因何而在,既忘初心,更休热能比得始终。这种人士的特性大抵可划分为三类:
(一)吃喝玩乐过后,跟随去旅行、玩乐、见“大人物”或“名人”,出入“大场面”、或自己成了些点小名后,一不高兴,浑忘了之前的约定,不理会工作程序,不管交待责任,甚至招呼不打一个,拍拍屁股就一走了之,了无音讯。然后他“休息”夠了,又卷土重来,重新加盟,又复𠜎黏贴、再玩一匾。这种情形,这七八年来,为数居然非常的多,有玩乐会聚,一切免费,他就来“大驾光临”,然后到了需要人手帮忙做实务工作之余际,他就一走了之。有的人,4年来还甚“跑路”了6次之众,但我作为66岁的老社长的,还在等他(们)回来,让他们回来,不计较前嫌咎。
我想这样子的情形,如此予取予攜,而且飽食远颺,说走便走,到此也应该适可而止了。
(二)这另一类人,的确有才,不但有才,而且有能。前一类人还可能是因为我个人待他们如何同弟弟、妹妹、门生、子弟,因情感所寄,不忍相弃、加罚,而致自寻烦恼。但这一类,不但有情,而且因重其材,而委以重任,甚至,寄六尺之躯、讬百里之命(当然人命关天,这里主要是提我的作品、IP、版权、授权以及我社生意商务上的大任等等业务)。
这种情形,一般而言,因为我就算没资格成为“老狐狸”,但也是“老江湖”了,眼光之毒之准,还真是看走眼时不算多。识英雄于未遇感觉真好,千里马后之为伯乐真棒!可惜,有时千里马一旦驰骋起来,你扣不稳鞍摔下来还是会死人的,英雄万一得志时,第一个先把你除掉:在商场上的说法可以不妨考虑译为:把你蒙在鼓里、踹出局外、架空你、约束 你、甚至整死你,而浑忘了,当初是谁第一个重用他、推介他、授权他、识重他了。正所谓权利会让人腐化,而且,绝对的权力,越会让人绝对腐化。而这腐化的来源,正是来自我的授权,我责无旁贷,我从来不巴望人报恩,但总不能鼓励人恩将仇报吧。
像这种情形,如果欺到头上了,虎落平阳、龍游浅水,趁我仍龍精虎猛之际,也该待重头收拾旧山河了。
(三)还有一类型的人,很怪,其实如果你并没有放感情进去,并未构成很大的伤害;但一旦投入了真情及厚望,那么,那就伤心比伤身更伤,肯定要伤过戚少商了。
这一类人也是我遇到最多的,而且也是我刻意栽培杰出子弟中最频繁发生的案例:

你们千万别笑这种人,因为这些人一定都有独到的才能、才华、才干、才姿,或在品德上让我眼前一亮,或者深刻认可,再辛苦栽培、支持、扶助、鼓励的。
不过,他们至令人大惑不解的是:明明是他们自爱自律,请求我(们)予以更高的要求和压力,让他们能在压力中训练自己、调整步伐、奋斗向上、改正散漫,甚至因而扩大自己发展路线,进军文学、创作、影艺参与多种发展途径,却不知怎的,突然间一个照面,他们可能因为一次感冒,一场通话,一次考试,就完全人性大变,反而嫌你给他们太大压力,影响功课,放弃学业,课堂分心,全变成你或温派存在的错,甚至让他家人给责任怪、误解了。
你可奇怪了,你不是一直劝他(们)要先专注学业、搞好功课,要把试考好、尽量不要缺课、甚至莫要与家人冲突,而行善与孝行是不可稍延的吗, 能做到这些基本的再未这儿做点兼顾的差来,怎么一转头,免费为他苦心谋求发展,又成为误他害他的人了?
有时候更妙:明明他自己要求要多看书,多写作,多参与的,甚至还要求你相信,鞭策他,他要做到、读到那一个章节和程序,但是,突然之间,天荒地老了,海卻未枯,石又不烂,他一下子不适应不过来了,突然变脸了,说那么影响学业、影响工作、影响家庭、书就不看了、放弃了……这可奇了个怪了。这明明不是提出来要你督导他的计划,栽培他成材,而不致他在漫漫人生路,或莘莘学子中浮沉浊世中混混噩噩的度过找不到方向的青涩岁月吗?咋地又怪到你头上了?
有时候更妙的事,你指点或協助他是往光明大道上走,甚至不管在事业上还是经济上都引导到多条向上起飞的平台,但他突然间颓了、炸了、忘其所以的“顿悟了”,于是在众生茫茫的十字路口对你说:“你挡住我的交通灯!”。我四顾也觉茫然:自己心中没有光明,人生的荒山野岭一向都不会有红绿灯领路的。
也许,这种人患了间歇性失忆症,或许,这种人本性善良,但常说坚持的人很可能就是因为他根本坚志不住,自己一步都没勇气跨出去的人别说到天涯海角,而且,什么约定,什么真情,都成了假,都违了约。说怕辜负,其实已扮猪食老虎。怕期望遭成压力,其实,没有期望的人受压更大。何况,明明白天还欣然约好将来的事,对你致谢感恩,让你觉的人间有爱、不负苍生;唯到了晚上,突然变卦,全部罪责,你一人承担,友谊的小船说翻便翻了。这样颠覆的剧情,我都看不下去了,比17年前改编温书的影视剧还难谱。温迷看了,都心里疼;况乎温大。
那么好吧。我跟一位美丽女人取了个好听的笔名,顺手还跟她起了个外号:“能舍能得”。我没有百般长处,但我有一大特色,就是“能舍”。什么我都能放下,而且一放二十年、三十年,甚至四十年都有之(熟悉我的人自然垂手可数这些“事迹”)。尽管我已66岁,再放下也许就是这一辈子,但我亦非无情,更非无义,只是我一腔热血,一股真诚,你总不让我,本来只是:刀锋冷,热情未冷,而因为你的冷酷和归咎,让我终究变作,刀冷心寒,最后断冰切雪,那么,我再拔刀时,那就沒有热血灌溉,也就决不空回。
这类人,也该点到为止,本来舍我其谁,既然人弃我又何须再取?
以上三类人居然出现我派,加上近日温派发展飞速,我社不断壮大成熟中,我已不想、不能、不可以只再守候、苦等。于是,我只好釆用公开应聘的方式,召收温派成员干将,彻底改革社中制度职能,以及,因为我们大都是毕竟都是诗人、文人出身,比较激情散漫、自由浪漫的生活方式,可是为了配合我社的突飞猛进,让我们把纪律和问责制度,写进温派的历史里吧。
(此温派公告会在9月25日及26号在温群及乐乎、公众号连发四次,好让大家都注意到我们的动向与改制。)
对于我在此文告中如有得罪及误谩那三类顶天顶地的大人物,我也提出三个声明:1.不要向我解释,我个人不想听。2.不要叫我解释,除非自愿。你们若迫我解释只有讨骂一途。3.不要我道歉,你们也不要道歉,我刚听过道歉、认錯的话,还不足两个小时,害我的害我,怪我的怪我,我不玩这个,你们也別跟我玩这个。
温瑞安
2017.9.25 02:48(5:48修订)



P/S:有鉴于此,我也对本由于温派新銳/新秀要求这次北京行原拟为综合影艺培训课程,现易为“自由交流磋砌”敍会,以防又有人出尔反尔,我们勉力费心出资费时“培训”人才,反而让人诟病埋怨,冠之以BT加压,逼不得已,诸君见宥。

评论

热度(122)

  1. 前裂在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northbaylg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臧天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张景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弓喳吱太郎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维他命计划失败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温秀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笑言的乐乎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真心话漂流瓶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自宫本武野藏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不俗即仙骨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2. 娃娃女侠日记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3. 问面188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4. 做一件好事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