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件好事

温瑞安:

【拔刀论剑】2:一壶浊酒话江湖

温巨侠评点:“夙缘"


      幸会,我的朋友。
      由于百度温吧在去年十二月发送給我的“拔刀论剑”是不附作者原名的,(我曾視膜網剝脫,不便长时间看网易上文字)所以,我想结交这位侠友,也是遙向我心目中的形象人物遥敬。
      中国古诗讲究“诗眼”,诗的眼打的明亮,就像“画龙点睛”一般,神龙直似破壁飞去。例如古诗中的“僧推月下门”,“推”与“敲”之间的抉择,就是“诗眼”的斟酌。又如古词“无寐,无寐,门外马嘶人起”,“嘶”和"鸣”之间,一字之别,显効距若千里。
      这位侠友,撷取了我小说里的唐肯、刘独峯、黄金麟、顾惜朝来做文章,拥有这样的读者,才是我温瑞安的荣耀。
     既然这位侠友提到“逆水寒”这小说的“夙命”,那就太好了。我为了回报,也破例在這段文字上说出這一段内情吧:“逆水寒”本来还有三十八万字,道出戚少商为何替代江湖厌倦的铁手,以及顾惜朝、赫连小妖等人的下场和归宿,惜给连载这小说的杂志“腰斩”了,没得刊登下去了,主編下令我在三万字内“解决”一切,所以我只好用“留白”的方法去完成他。 

 没办法。我撰写这书的时候,正给台湾“白色恐怖”逼走四方,流亡江湖,人在香港,那是金钱挂帅的社会,让你仂小说可以发表還有可以餬口的稿費已经很赏脸的了。我那时才26岁左右呗,坚持不写过分的暴力与黄色,在人浮於事的港澳可就要吃定这个「虧」了。我可不像古龙,他有台湾文坛的支持;不似金庸,他自己有报馆杂志。三毛父親是豪門。瓊瑤的先生是皇冠領袖平鑫濤。白先勇父親是名將。倪匡有貴人查先生和張徹導演。其实我是从来没有“挖坑不填”的,曾經刊登连载我小说的有超过八个国家或地区,也超过三至四百家杂志刊物,現在還有不少的编者还健在,不信可在網上公诸天下问一下温瑞安可有‘开过天窗’(没及时交稿逼使刊物留个空白页叫“开天窗”)?迟交过一天一篇一次的稿的?我的作品都是给“停写”的,給「腰斬」的,有时是刊物倒闭了,有时是编辑內部的人事倾辄,有的報刊卻因转行登财经股市去了。然而如今内地读者都以为我故意不填坑,还常常稱呼我為“坑王”,我开始有点不以为然,心想:您们那时又不見得出来救我。可是,匆匆过了三四十年之后,还不断有讀者(有很多還是年輕人哦)还在催我写、追問我几時才续完,例如:说英雄谁是英雄、四大名捕、方邪真、白衣方振眉、七大寇(将军剑)、女神捕、布衣神相……看來,我的读者粉絲,不但长情,而且长寿,我应该號稱“坑神”才是。
      侠友,您看我在作客北京百忙中在酒店房里凌晨5点写下这段,是否也算是你我的一段“夙缘”?

【拔刀论剑】一壶浊酒话江湖

文:孟宴
(小者按:温巨侠评审时各篇文章是未标明作者名的,作者名发布时加上的)

 可信,每个果敢的人心中,都当有一颗武侠魂。热血萦魂生长,引索终生。
  然你我亦不可不信,还有“夙命”在天俯视,一眨眼是瞬息万变、沧海桑田。
  我们只得引命挣扎,不惭此生。
  ————
  最初看《四大名捕》,已经是刻录在笨重彩色电视机上的事了。也许源自小孩纯粹的天性,即使年幼,也是看得热血沸腾。那时特别喜欢四位名捕,因为他们长得帅,武功又高,还行侠仗义,亦解佳人风情。现在看来,更是觉得他们气节高笃,杀伐决断快意恩仇,乃是真正的江湖儿女。这样举世之人,不论置之何时,都应收到喜爱和尊敬。
  亦如执笔刻江湖之人——温瑞安,应得推崇尊敬,也值万千荣耀。
  既为“刻江湖”,温老的“刻”法深厚法精妙,独树一帜。既能展开宏图大卷,亦能小处着眼,所到之处无不饱蘸真性情,可谓妙笔开花。不用说,关于温派江湖,旧今早已有妙赞浩浩然,所以免去班门弄斧,这次就闲庭信步,随处落座,于马腹旁取一壶农家自酿的浊酒,欣然聊聊,我眼中的“小”江湖。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温老执发功力深厚,四两拨千斤。于不动声色之间扭转乾坤,也正是武侠小说一大摄人之处。《逆水寒》中,大人物如戚少商、顾惜朝、铁手等就不再赘论,就当我是“另取蹊径”,且聊聊“小”人物吧。
  唐肯,在纷纭英雄人物当中,怕也只算得是位卑小卒,但同时,妙就妙在他是一“小卒”上:放眼江湖,这样无足轻重之人,比比皆是。但唐肯身上所体现的英雄侠义,肝胆两肋,也正是千千万万个江湖儿女的典型所在。这个江湖,并不只是风云人物独有的天下,而是由无数个“小卒”缝补成的。如果没有他们的存在,那么江湖,也就不成其为江湖了。
  诚然,读者最多关注的依然是叱咤风雨的人物,也正因此,所以百思不解这等人物在迫入绝境之时能如何绝地反击,每每这时,心都为之狠狠揪起。因而万万想不到,正当此危急时刻,作者利用唐肯等不起眼的小人物,在生杀场上力挽狂澜,使得铁手等终是绝境逢生!
  类似唐肯之所在,不胜枚举。这些人物实则是很巧妙的存在:早早安置,平时行文却淡化他们的存在,只留待最后时刻,乍然起之,给读者来个思之不及,惊喜万分。
  正是这些看似偶然的契机,实则隐含着作者精妙安插的不宜道破的必然。让你隐约觉得有丝“故作”成分,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尔后再加以细致品味,最终只得会心一笑,拍手叫好。
  由此,温老功力可见一斑。
  
  另还有一不算“小”的人物——刘独峰。我觉得此人乃是《逆水寒》中有意思之人中特有意思的一个,所以很想聊聊。
  刘独峰是出了名的“洁癖”症患者,若是放在今时今日,并无置评之处,但他却偏偏是生在了江湖。
  在我看来,江湖像是一壶浑酒,无论如何,逃不开撼天动地的恩怨情仇。这壶浑酒,最大的特点,是烈,就是一定要求真性情。所以刘独峰的“洁癖”,便有了矫揉造作、愧为江湖中人之嫌。
  其实不然。
  即便有这嫌疑,刘独峰仍是实实在在的江湖中人。
  他为朝廷效命,同时也秉承自己一颗公正道义的心。尽管这“公正”有身为官人的不易察觉的冠冕堂皇,但不可否认的确存在。再是难忍,他也可以为了朝廷使命,暂且置自己的“洁癖”于一旁不顾,奋力去完成应当完成的任务。
  试想,他若是只以自己为重,让手下不择手段去抓人的话,早在悬崖空地就可擒获戚少商等,也就不会有后来亲自追捕的艰难行动了。所以我想只凭这点——坚持道义、不作壁上观,就不愧为江湖中人了。
  真正的江湖儿女,头可断血可流,宁死守卫节操,从来不会置身事外。这是“江湖”的又一动人之处,也是温老妙笔生花的又一佐证。
  
  从翻开《逆水寒》伊始,就是进入了这个江湖。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殊死搏斗,一列列难分难解的恩怨情仇,都足以让我们顿足泪流,咨嗟长叹。每翻过一页,就是在经历一场江湖风雨的洗礼,我们的血与泪,都深深融进了江湖的骨骼里,从此,生息与共。
  然可惜可叹,在一干侠义英雄奋尽余力想要进行殊死一战的最终时刻,竟被一纸圣书,就此轻巧岸然的打断、终止。
  对此,我是扼腕不忿的。
  我固执的觉得,江湖中事,朝廷是不应插手的。江山与江湖,即便有所参替,也仍是两码事。江湖不能懂朝廷的官官戚戚,朝廷也不能懂江湖的义薄云天。所以温老以朝廷之力,扭转江湖之事,迅疾无痕,像是开了一个盛大的玩笑,使我感到愕然不已,亦不愿接受。
  后来再思忖良久,才又猛然惊觉,温老这一笔,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逆水寒》本由朝廷“剿匪”为起,再由朝廷出面终结,其实未有不当之处。且这整个江湖世事,更深潜着一种使人无能为力的主控力量——夙命。
  从一开始,夙命就为每个人的生运,定了命。
  “我们”在命运之掌下翻腾挣扎,颠沛流离困顿不堪,历经无数生死,堪透这茫茫人生。而无论如何,正邪不两立邪不压正,黄金麟、顾惜朝等人的“死”就是最好的例证!正者虽死犹荣,邪者死不足惜。这就是最好的江湖!
  “我们”的江湖。
  最后,不要忘了,这力量最盛的“夙命”,实则是由谁刻在“生死石”上面;画龙点睛之笔,最终又是由谁点下;是谁舒然在天际,拂须笑谈。
  幸见,温瑞安。

温巨侠按语:(写在“拔刀论剑”评温书系列前面:“在寂天寞地時开天劈地”)
 
      百度温吧,剑试天下;温风诗语,自成一家;拔刀论剑。侠道相逢,梦想出嫁;俠影縱横,燃亮華夏。
     我大约在去年年底知悉,百度温吧正举办“拔刀论剑”征文比赛,这件事我特别喜欢,因为我素知百度温吧的威名,是武侠论坛、网站里最越狱的、最破禁的,最好玩的、最有才的,有色有胆有风骚,有志有气有傲骨,過癮激情有想法的一大幫人:我喜欢。特别是花満衣、泽夜九日、温柔一媚这些犇人骉骑,特别让各路风煙有激发、有火花,大可一朝风月,也能万里晴空。正如現在選女友,只要長髮大波浪,別以為這是滿足了一個要求,其實已具备了三個條件,非常不可能的任務,他們都達到而且超越了。
      可惜我太忙,拖慢了他们的脚步,花少俠、九儿把稿给我一段时日了,我一直耿耿于怀,念念不忘,常常想起,岌岌可危。 

     可是因为实在太忙了,我只能挣到如今才能逐篇仔细看了,然后在千忙中(例如我現在機上)说出我的感言。
     其实我最想说的感言是:这些侠友写的那么精彩、那么优秀、而且有那么新颖、创念、理性、激情的想法,他们,理应,比我,更应该写(武侠)小说的,甚至,很可能,会写的,比我好多了。
    我衷心感谢他们。
    而且希望这些优秀的新人新秀或老手好手,有学养的评者,有创意的写手,能为武侠小说这寂天寞地里,更添开天劈地的佳作。

    我衷心祝福他们。

 

评论

热度(71)

  1. 多情乃佛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不俗即仙骨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娃娃女侠日记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问面188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做一件好事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你已经注册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一起吃到逗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万元头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幻影牡丹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正骨水上的杜小星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闲话江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